美浩工作室是一个以90后团队为主的网站设计,制作,优化,维护为一体的网站建设工作室,为您量身定制适合企业自身的网站,欢迎咨询:15249241469

60后我的童年(六一儿童节有感)

网络趣闻 mihoweb 3803℃ 3评论

每年的“六一”儿童节都会唤起我脑海里的童年回忆。最近看到很多网友晒孩子幸福的童年照片,又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…

300000868465129354381916587_950
有人说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童年、少年,而我的童年、少年却是在苦难与煎熬中度过的。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没有欢声,没有笑语。更没有玩具。我的童年时期正值阶级斗争,我家是地主成份,我的爷爷被划成了资本家,“土改”时爷爷将他的酒厂捐献给了共产党,落了个公家人,因而文革时期没受罪。我的父亲当年在蔡中任校长,时年22岁。1957年被错划成“右派”,在农村老家接受工作组调查。在我的童年记忆中,父亲受尽了非人的折磨。每天父亲被红卫兵用绳子捆着上批斗会,身旁站两个红卫兵穿着绿军装,胳膊上戴着红袖章,身上斜挎着长长的步枪,枪头上还有明晃晃的刺刀……两个人抓着父亲的胳膊,把肩膀压的很低,我在下面只能看到父亲的头顶。只有人呼口号:
“打倒地主份子×××,
打倒右派份子×××”
我那时读小学二年级,因为在别人喊口号时我不挥拳头、也不喊口号,周围的拳头纷纷砸到我的身上、头上,我流下了委屈的泪水,但始终强忍着没哭出声,我害怕父亲听到了我的哭声后会伤心。

1461476222428061

如此的批斗会几乎天天都有,只听到有人呼口号:

“阶级斗争是刚,其余都是目!
阶级斗争一抓就灵!
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!
……
……”
父亲不许我和同伴打架、骂仗,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伙伴们欺负我的份;假如我还击会给父亲带来捆绑批斗的煎熬(公社的广播会说地主份子打骂贫下中农)。

同样由于“成份”原因,每年的“红小兵” (那个年代的少先队员就是红小兵)选拔,没我的份,每年的好学生评选也没我的份。有份的只有每天下午放学后别的孩子放学回家,打扫教室的卫生的任务。回到家,吃过饭去地里拔草喂猪、喂羊,到了冬天背上背篓扫树叶烧炕…小时候小伙伴们玩耍也不和我一起玩,直到我现在已步入老龄,也不会玩扑克牌、不会玩象棋、更不会玩麻将、所有玩的游戏我一个也不会…

在我五六岁时,父母给我做思想工作,说要把我给扶风县城一户人家。母亲给我换上过年时新衣服,说去了嘴巴放甜,要有礼貌……母亲红着眼圈说完这些话,结果等到天黑人家没来接我。第二天中间说话人 捎话过来说,嫌成份不好,不要了。可是我内心是多么渴望逃出困境。我宁愿遭受肉体的折磨,也不愿受到人格的侮辱。有次几个比我大的孩子围着我,让我喊口号,喊父亲的名子(打倒地主份子×××)我没喊,他们的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我的身上,我的眼泪流下来了,我却强忍没哭出声。每次我在外面受到欺辱,回到家我从来不给父母说。

苦难煎熬着我的生存意志!在我13岁那年,我有过自杀的念头,我想了很多很多…我死了母亲的精神会崩溃的…

直到1979年平反,父亲在农村接受教育22年,我的心灵也煎熬了22年。
小时候,平时吃不到肉,更吃不上臊子面。有时母亲炒茄子,我和弟弟抢着吃茄子把把,童年里把茄子把把当肉啃…平时没穿过新衣服,就是过年时才穿新衣服,还是母亲织的粗布衣,年过完了母亲又把衣服收起来,说平时不能穿新衣服。
有一年秋天,下着连阴雨,我在炕上躺了近20天,村上医疗站医生来给我看病几回,不见好转,母亲给我说,等天晴了给我看病。但雨一直下着,过了几天,父亲给架子车上用竹棍和塑料布做了个半圆的蓬子做为防雨,父亲把我抱到车子上,让我躺着,盖上被子,父亲和叔父头戴草帽,肩上披塑料布,在泥泞的乡间路上艰难地把我拉到扶风县医院,经过检查,医生说是阑尾炎,先挂吊瓶消炎,三天后做手术,第三天晚上要做手术,却停电了,再检查时,医生说 不需要做手术了,说 好了可以出院了。出院哪天,天晴了,太阳也出来了。父亲高兴,带我去县城电影院,看了电影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,那是我第一次和父亲坐在一起在电影院看电影,也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……

我渴望的城市生活,在我童年时期只是梦中期待。我通过努力让我的两个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在西安这座城市里长大,为了给孩子们一个真正快乐的童年。

1642563nidv7vs67niuirn

2015年5月31日晚于西安。(本文来自于一位53岁住在西安的扶风人)

转载请注明:美浩工作室官方博客 » 60后我的童年(六一儿童节有感)

喜欢 (33)